首 页 | 市场原料 | 统计集群 | 纺纱织造 | 品牌推荐 | 人力资源 | 标准与检测 | 非棉与展览 | 节能环保 | 协会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市场与原料->宏观经济->国际经济
和谈取消,韩国“加料”报复

  自日本政府加强对出口韩国的半导体产业原材料进行审查与管控,并将韩国排除在贸易“白名单”外以来,日韩之间的贸易争端已持续一月有余,目前仍未有停歇。 

 

  当地时间8月14日上午,据日本共同社消息,日本外务省事务次官秋叶刚男和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赵世暎可能8月16日或17日在美国海外属地关岛会晤,就日韩近来的贸易争端问题进行磋商。

  但当天下午,韩联社曝出,这场原定于周末举行的会谈计划已被取消,取消的原因系双方认为会谈很难取得原本应有的效果。

  8月16日,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KBS)报道,韩国政府决定加强对进口废电池和废轮胎等废品的安全管理。韩国政府此前已宣布,将对日本产煤渣全面进行放射性和重金属污染检查。

  韩国的全面“报复” 

  日本将韩国从“白名单”中删除的后续效应已开始显现。

  据KBS 8月16日报道,韩国政府对最近的经济情况评价称,生产持续增加,但出口与投资呈现低迷状态。日本实施出口管制等措施加大了经济情况的不确定性。

  韩国企划财政部在当天发布的“最近经济动向”显示,受半导体产业走低等因素影响,2019年7月,韩国出口同比减少11%,为2018年12月以来,第八个月呈现减少势头。

  韩国企划财政部官员表示,将竭尽全力应对日本出口管制,尽快执行追加预算,动用所有可行的政策手段,为提振出口、投资和消费作出努力。

  而在日本将韩国从“白名单”中删除的当天,韩国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洪楠基在宣布对日本的对抗举措时表示,“将从旅游、食品和废弃物等领域加强安全措施”。

  8月16日,韩国KBS报道称,韩国政府决定加强对进口废电池和废轮胎等的安全管理。此前,韩国政府已宣布,将对日本产煤渣全面进行放射性和重金属污染检查。

  2018年,韩国可再生废弃物进口量为254万吨,高达出口量的15倍。其中,韩国从日本进口了7.1万吨废电池、7000吨废轮胎和6.6万吨废塑料。

  韩国环境部指出,进口废弃物不断增加,已成为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

  此前,韩国每季度会对来自日本和俄罗斯的废品进行放射性和重金属污染检查,而今后,检查频率将改为每月一次。

  韩国环境部表示,若查出放射性污染超标,将立即予以退回。

  另据韩国联合新闻社报道,最近,由于出口管制问题致使韩日关系日趋紧张,在韩国很有人气的日本产啤酒和衣服等商品的销量急剧下降。现在韩国抵制日货的活动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韩国消费者开始犹豫是否购买日货。

  韩国金融当局公开的韩国八大主要银行卡公司统计的资料显示,包括“优衣库”“无印良品”“ABC Mart”“DHC”在内的日本品牌,7月第四周的银行卡决算总额相比6月最后一周下降了近一半。

  与此同时,7月韩国对日本啤酒的进口额约为430万美元,比上个月减少了近45%。日本啤酒的进口量在过去10年间一直占据韩国进口外国啤酒的第一名。韩国联合新闻称,“不动的第一名已经陨落。”

  此外,韩国公民在日本的旅游消费也有缩水。

  近日,韩国现代经济院发表的《韩日旅行断崖的经济损失和启示》称,韩国赴日旅行骤减将给日本旅游产业、生产和雇佣以及其他产业造成直接或间接的负面影响。

  该报告预测,截至2020年,赴日旅行的韩国游客将减少81.7%,接近1998年的水平9.7亿美元。韩国赴日旅行的消费规模曾在去年创下史上最高纪录,达51.7亿美元。报告推测,日本经济增长率将因韩国游客锐减下降0.1个百分点,并预计会减少日本逾9.5万个就业岗位。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8月12日表示,对韩日贸易摩擦已做好了长期的打算,并继续批评日本加强对韩的贸易管制是不正当的经济报复行为。

  互留余地 

  日韩矛盾看似不可调和,但事实上,两国仍预留了回旋余地。

  虽然日本在8月2日决定将韩国从本国贸易优惠“白名单”中除名,但日本在8月7日发布的新版《出口贸易管理令》施行细则中,并没有针对韩国新增“个别许可”品类。

  8月8日上午,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又宣布,批准对韩国出口半导体材料光刻胶,这也是日本自7月份开始加强对韩半导体材料出口管控后,首次批准对韩国的相关出口。韩联社将此形容为“韩日经济战稍歇”。

  而韩国方面所谓的“拉黑”也仅仅是重新将日本进行了分组。韩国将现行的贸易优惠“白名单”中的甲级国家做了重新细分,分成了甲1级和甲2级,并将日本从甲1级归分到了甲2级。

  此前,韩国“白名单”并没有甲1级和甲2级的说法,只有甲级和乙级。甲级国家包括日本等29个国家,享受韩国诸多出口优惠政策。而韩国在向乙级国家出口“重要战略价值产品”时会采取限制措施,只有部分重要产品可以拥有“个别许可”。

  日本《读卖新闻》在其8月13日的报道中表示,虽然韩国政府制定的战略物资多达1735种,但是日本从韩国进口的产品主要是石油制品、钢铁、一般机械等,而这些基本都可以从其他国家获得,因此认为此次韩国的行动对日本影响有限。

  韩联社认为,短期内,日韩的关系很难复原,而两国一直以来为化解矛盾发挥协调员作用的议员外交也未能奏效,两国民间外交也因国民反日、反韩情绪高涨而受挫。

  “源于历史问题的两国外交矛盾又因日本单方面对韩国采取经济报复措施而演变为韩日贸易战。被认为是韩日关系‘最后防线’的两国民间交流与人员往来也受到直接冲击,就连在激变的东北亚安全形势下持续至今的韩日、韩美日对朝事务合作也面临危机。”韩联社评论称。

  日本《每日新闻》指出,日韩两国如果希望达成和解则需要双方共同做出努力。

  为此,文在寅也表示,若日本此刻走向对话与合作之路,韩国将愿意配合,一同打造公平贸易与合作的东亚。(来源:国际金融报)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本网最新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京ICP备14037240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二环朝阳门北大街18号7层 邮编:100027 邮箱:ccta_bgs@126.com
电话:010-85229649 010-85229419 传真:010-85229649 2010 版权所有 ©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