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市场原料 | 统计集群 | 纺纱织造 | 品牌推荐 | 人力资源 | 标准与检测 | 非棉与展览 | 节能环保 | 协会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市场与原料->行业经济->棉纺织行业
复工有多难?浙江纺织老板有话说!

  这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让不少行业受到冲击。目前浙江多地出台政策措施推进企业复工复产,不少企业开始陆续复工。今天我们来听听纺织企业老板在这一次战疫中有什么想说。

  口述:袁先生(浙江一知名纺织企业老板)

  终于,我的工厂可以复工了。我一直在等政策,希望能早点复工,我手上有一大批订单还没有完成,眼看交货日期就要到了。等定好了复工的日子,我才知道,想要复工没那么容易!

  我们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东风却在半路拐弯了,你说我急不急?

  关心疫情,我捐了6万个口罩

  我们工厂是生产面料的,业务有外销,也有内销。外销,主要给国际上一些大众服装品牌提供面料。

  春节前,新型肺炎在浙江还没那么严重,原计划我们工厂在2月10日复工。后来形势越来越严峻,2月10日复工根本不可能,而且政策也不允许。工厂复不了工,我急也急死了,睡不着。

  我就想着能不能帮政府一点忙,如果大家都出点力,齐心协力让这场危机早点过去,对大家都有好处。

  我把准备年后开工用的几万只口罩全部捐了出去,捐给了公安、环卫,还有医院。这些人在抗疫一线,他们天天在马路上,在社区、医院等最有风险的地方。国内已经很难买到这些,我托朋友在国外帮我采购了1000多套防护服5000个口罩,还有一些普通的医用口罩。我先后送出去的口罩大约有6万个。

  那几天,我每天为给抗疫一线的人采购、运送抗疫物资忙进忙出。物资从国外运来了,我得去海关提货,然后再分批送到需要的单位手里。

  白天清早出门,晚上9点多才能到家,可能是白天太忙了,工厂的事很少想起来,到了晚上,坐下来,就会想起工厂的一大堆事,没完成的订单怎么办?疫情什么时候能过去,工厂什么时候才能开工?除了关心疫情,我最关注的还是企业什么时候能复工。

  复工,没那么容易!

  2月11日,杭州发布了第一批有序复工企业名单,我们没在名单里,但我开始着手准备第二批复工,并作了申报。等定好了复工的日子,我才知道,想要复工没那么容易!

  这就好比女人生孩子,整个怀孕过程都在盼望生孩子那一天快点到,等真正到了生孩子那天,她肚子疼起来,才会知道这生孩子太不容易了。

  我们的生产是流水线,少了一个工种,是做不了的,必须所有工种都到了,才可以做。我们工厂有600个员工,外地人占三分之二,本地人占三分之一。要想复工就得让外地员工回来。政府有规定,如果复工,员工有一个确诊的话,要算工伤,整个工厂都得隔离。

  员工是从外面感染来的,我工资要付,还要当工伤,全厂停工隔离14天。然后工厂要赔钱给这个确诊的人,还要付医药费什么的。哎呀,想想头都痛。每个员工来杭州首先要隔离14天,复工了,有一个被感染确诊了,全部员工再隔离14天。这一来二去的费用不得了。

  再说隔离。隔离要在集体寝室里,每人一间房,吃饭都是盒饭,送到每个人的寝室门口,有的企业没有寝室,就得去宾馆包房。还好我有300多间员工宿舍,可以解决一部分。如果不够的话,我也要到宾馆包房间。以前我们是两个人一间房,隔离期间就得一人一间。

  我们这边,政府有一点补贴,作为企业,我们已经很感激了,但是这个补贴离我们要实付的相差太多了。他们到工厂不做活,就是隔离起来发基本工资,像我们工厂的话,600个人每个人1000多块钱,一个月也要六七十万元,这还不包括社保等费用,七七八八加起来至少100万元。

  还不包括隔离期间每个员工的住宿费、伙食费。政府补贴每个员工几十元,你在宾馆里订一间房,最少也得100元,这样的话,住宿费又是一大笔。还有员工的防疫物资,口罩、防护服,每天这种费用也不得了。口罩每个员工每天换一个,我们每天就得换600个。以前2毛钱一只的口罩,现在变成5元了,一个月就要花十几万元,你还不一定能买到。

  员工隔离后,就得上班,上班了就得发正常工资。正常时期,我们厂里平时一个月工资,一般发发也有200多万元,或300万元左右。可是问题又来了,你复工了,你的产业链上的配套企业有没有复工?如果整个大行情产业链都不通的话,一路上设关卡,运输都成问题。这就意味着,你的布可能会积压,你去做出来,上游不通,下游也不通,你都积压起来了,成本又高。怎么办?这些都是风险,都得考虑进去。

  我们等不下去了,可是很多员工回不来,想来想去,感觉还是暂不复工的好?

  可是不复工也不行啊,哪怕你不复工,你600个员工的基本工资,社保,还有你的银行利息都要付。你停一天,成本很高的。而且有些单子你这里接不了,它就飞到周边国家了,比如说土耳其啊,越南啊,都转掉了。等以后恢复正常了,人家闺女都已经嫁了。

  我想我们必须得复工。不管怎么样,我们都等不下去了。我们打算2月18日以后,逐步地让工厂运转起来。可是真正实施的时候,问题来了!

  我是这么打算的。我们先统计各地员工的人数,人数多的,我们派大巴车去接,人数少的,让他们自己包车过来,厂里报销80%的车费。乘坐公司大巴的,上车前要量好体温,进厂隔离前再量次体温,然后在厂里的寝室,或者我们包的宾馆房间里隔离。14天后,再让他们上岗。

  各方面,我们厂里都要管起来,包括食堂。我们现在原则上全部快餐,快餐盒都由我们食堂来做,做好将快餐送到车间。大家分开吃,各人吃各人的。口罩啊、消毒水啦什么的,都由厂里提供。无论多难买,有多贵,都由厂里提供。

  我们工厂也要实行小区式的封闭式管理,每个员工两天可以申请出去一次,出去要填表格,回来要量体温。

  我们感觉我们都考虑周全了,无论从物资方面,还是安全方面,我们都心可能地考虑周全了。

  我们复工的决定下了后,行政人员开始联系各地的员工,给他们发复工证明,并说了我们接他们的安排。

  2月14日下午,安徽阜阳下面一个村我们的一个挡车工打电话来,说他很想回来上班,可是村里不给开通行证,他出不了村。他们村现在封闭管理了。

  我们这个挡车工电话里都快哭了,他想出来挣钱,他不是不想出来,可是村里不同意他出来。在这之后,我们接连接到很多外省员工的电话,他们都说村子封了,出不来,村里不发通行证不放行。现在一些地方,村与村都隔断了,交通不通了。哪怕这个村放他,到了那个村,他还是走不过去。很多员工急也急死,可是也没办法。

  其实我们杭州,政府为企业可以有序复工已经做了方方面面的保障,现在又有健康码,省事方便很多。可是我们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东风却在半路拐弯了,你说我急不急?这种不正常的情况,我估计到三月底能够恢复正常已经非常好了。

  疫情越早过去,损失也就越少

  我在想,这种情况肯定不光我们厂会遇到,很多企业也会遇到。谁不想早点复工,可是复工会带来一系列反应,这个不考虑清楚,说不定复工造成的损失比停工带来的还要巨大。

  现在看起来受冲击大的,是宾馆酒店啊这些三产的,但是接下来我们做服装这些实体的,也会受冲击。老百姓赚不了钱了,购买力就不强了,那我们的订单就会少。

  这些都是连锁反应,所有行业都一样的。本来是一个循环的模式,现在这么一来,循环如果打破了,那就麻烦了。

  从现在来看,春装肯定会影响,肯定卖不掉,包括夏季也好不到哪里去。今年上半年,甚至是今年一年,要想赚多少钱,现在可能性不大。

  我干这个行业30年了,大大小小挫折也都碰到过,但我记忆中从没有感到怕,总会想出办法解决的。

  17年前的非典,那时候感觉还没有这么严重。那次大爆发是过了年(春节)以后,过了年以后呢,员工各方面都稳定了,就没有这么多的事情。

  现在呢,中间隔了个春节,员工都回去了,经过春节这个大流通一搞,风险自然就变大了。

  反正我做生意到现在,觉得比这次严重的是没有了,没有比这次更难的了。现在除了无奈,还是无奈。想急也急不起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盼着疫情早点过去。

  国家也提倡有条件的企业依序复工。我们一方面要考虑自身条件,另一方面也要配合政府的安排,不然,整个经济滑坡了,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现在这个现状,我就是希望大家能齐心协力早点战胜疫情,疫情越早过去,我们的损失也就会越少。

  本篇文章由态度财经团队整理记录,保证故事内容真实性。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本网最新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京ICP备14037240号 公安备案号:11010502039965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二环朝阳门北大街18号7层 邮编:100027 邮箱:ccta_bgs@126.com
电话:010-85229649 010-85229419 传真:010-85229649 2010 版权所有 ©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