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市场原料 | 统计集群 | 纺纱织造 | 品牌推荐 | 人力资源 | 标准与检测 | 非棉与展览 | 节能环保 | 协会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纺纱织造->织造技术->色织布
2018年全球数码印花市场展望
  一、回顾2017:
  回首2017年,很明显,数码印花行业的机遇与挑战并存。该行业的CAGR(复合年均增长率)仍有超过20%的强劲势头,不过我们了解到一些设备仍未投入生产。印花过程本身有些困难,包括色彩管理及喷头,还有两者之间其他很多因素。虽然现在已经有大约四代的数码印花设备,但问题仍未完全解决,使投资者在投资数码技术时对投资回报率保持警惕。
  然而,2017年我们看到了新技术的推出扩大了纺织品行业喷墨方面的视野,也看到了硬件、软件和油墨市场的发展推动了市场的进步。另外,有一种来自Twine Solutions的数字化线染色技术崭露了头角。还有一种解决方案是GiDelave,属于香港的Cosmos Studio。
  2017年,得益于Zimmer Austria和Archipelago,用于技术涂层的喷墨也成为了现实。我们很可能会在2018年看到这些新兴技术的应用,也会看到宏华精准定位打印机的安装启用,这款设备于去年推出,利用摄像集成技术专为打印花边而设计。一家新的市场进入者“飞行船”也利用相机技术,向围巾行业推出双面印花机,使用类似的相机技术在面料的正反两面对齐设计,这台打印机已经开始面向市场销售,今年我们将看到它的应用。
  一些领先的OEM厂商也在2017年宣布了新的解决方案,从EFI Reggiani应对时尚产业推出的Vogue打印机,再到MS应用于软标识的Impres打印机。Kornit Digital也为Allegro打印机推出了新的墨水。另外,杜邦增加了它的Artistri系列油墨,用于染料热升华市场。
  将来,仍有一些有意思的发展值得我们去关注,而且肯定还有一些新技术也正在酝酿之中。
  二、正在酝酿的新技术:
  许多OEM公司在公开发布前,将其技术发展保持得相对较隐秘,但也有一些大胆的公司在他们公开亮相前就对外介绍新产品了。   例如,土耳其公司Optimum Digital告诉WTiN,它将在今年推出一款新的、规格更小的Nirvana数码印花机,配有Kyocera京瓷喷头。Optimum Digital所有现有的打印机型号,都使用柯尼卡美能达的喷头。
  一如既往,我们很可能会看到来自中国OEM厂商的新技术,也很有可能会看到陶瓷打印机制造商持续大量涌入纺织行业的现象。去年,我们看到了新景泰首次推出了它的single-pass打印机,也看到彩神(深圳润天智)推出了它的Textra机器。美嘉也推出了它的TD-1850打印机,配有Fujifilm的StarFire星光SG-1024喷头,承诺其速度可达75延米/分钟。该公司表示,由于它占据了40%的陶瓷印刷市场,所以正在寻找新的市场机会。
  除了在饱和陶瓷领域经营的OEM厂商开始关注纺织品市场的潜在增长,其他喷墨行业的企业也能够将他们的single-pass技术经验转向数码印花市场。
  作为横跨各种喷墨应用领域的技术供应商,EFI根据其不同部门的专业知识,在推出single-pass解决方案方面处于有利的位置。于2018年1月23日至26日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用户会议EFI Connect上,EFI的首席执行官Guy Gecht说:“过去我们进行了大规模的收购,以进入一个新的领域。我们现在不打算这么做,我们想做的是在我们目前所处的领域做得更深入。”
  在2015年收购Reggiani后,EFI已经成为纺织应用领域内宽幅数码扫描式打印机的顶级供应商之一。然而,该公司single-pass解决方案的延迟推出一直是业界讨论的话题。
  同时,在瓦楞纸市场,EFI在2016年推出了它的第一个single-pass解决方案,并且有传言说这项技术将被发展成为一个针对纺织品领域的single-pass打印机。EFI的瓦楞纸single-pass打印机Nozomi,配有Seiko精工工业喷头,该喷头能够印刷75延米/分钟。EFI Reggiani已经证实,它将于2018年推出一款single-pass打印机。
  当然,在瓦楞纸板和陶瓷市场上,还有其他有single-pass解决方案的打印机制造商,它们也有针对纺织领域的产品,包括Durst公司,但目前它看起来并不像是会提出一个针对纺织领域的single-pass解决方案。
  在谈论到Durst公司纺织部门2018年目标时,首席执行官Christoph Gamper说,公司将会:“专注于我们的打印系统的优化、性能的调整以及新技术、墨水等的应用。
  在2017年,Durst发布了“Top of the Mountain”战略文件,该文件概述了工业4.0的技术驱动因素,以及Perspective 2020的客户调查结果和Durst Roadmap 2020。体现了Durst会在其产品上增加新技术,软件成为重点,为智能分析和工作流提供了平台。
  在2018年我们还将可能会看到2016年推出的Xaar 5610喷头的第一次在纺织领域的应用。在去年11月的InPrint上, Xaar展示了这款Silicon MEMS喷头在包装方面的能力,标志其商业化进程。并且Xaar已经开始在纺织业建立伙伴关系,Xaar已经给D.gen提供了1201喷头,用于染料热升华转移纸打印机Papyrus 740K。
  作为最经济的数码印花方法,OEM厂商仍将重点放在2018年染料热升华打印机的销售上。宏华已经证实,该公司将于2018年推动其新型高速热升华打印机VEGA 3180P的出口,并特别关注欧洲、美国和南美市场。去年,Colorjet也增加了对这一领域的关注,推出了Aurajet打印机。该打印机专门针对印度市场,该公司说,印度市场需要低成本的热升华打印机才能实现增长。
 
 三、专利:
  Agfa在2017年凭借其Avinci DX3200打印机也进入到了染料升华转移纸打印市场。据悉,该公司多年来一直在考虑重新进入数码纺织行业,而这一举措的第一步,是通过其熟悉的领域,为软标识市场推出一款打印机。而且,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很可能会在纺织领域更多地看到Agfa。2017年8月在美国发表的一项专利,概述了Agfa为这个市场开发染料和涂料墨水的承诺。
  日本办公室打印机解决方案提供商, RISO Kagaku Corp最近也发表了专利“一组针对纺织印刷的水性喷墨墨水[…]”RISO目前生产的GOCCOPRO Series Digital Screen Maker,用于服装网印业务和办公室喷墨打印机。这一专利标志着RISO的意图进入一个全新的市场。
  四、全球市场:
  除了技术发展,2018年还会有一些特别的市场值得我们去留意。根据WTiN的数字创新分析师Mutlu Chaouch Orozco的说法,2017年在东南亚,包括泰国、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安装了许多新的设备。同时,对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和伊朗的投资增加,这种情况被预计将会在2018年持续。这些地区的投资也开始对中国市场产生影响,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表明东南亚对制造商来说是一个更具吸引力的选择。
  另一个受益于中国在岸损失的国家是埃塞俄比亚。与亚洲国家相比,非洲的劳动力成本非常低,而且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将会看到一些非洲国家的新发展,特别是在有政府支持措施的地区,如埃塞俄比亚和埃及。埃及政府正致力于恢复其纺织业,以期重建其在十多年前的地位。在数码方面的投资可能会增加,以促进其纺织领域增长,使埃及能够与成熟的纺织市场竞争。
  尽管相较于东南亚和非洲,中国市场看起来很容易失去生产订单,但中国企业本身也在做离岸外包决策。例如全球领先的纺织制造商之一,山东如意, ,今年他们在尼日利亚城市卡诺投资纺织服装制造工厂,也在美国阿肯色州获得了土地所有权,它在那个地方可以生产、仓储以及分送一些纺织产品,同时创造了800个就业岗位。山东如意也与以色列的Bagir集团在2017年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个集团充当的是一个设计师、创造性裁剪提供者的角色。而且,山东如意并不是唯一一个看到投资海外生产机会的公司。苏州天元服饰有限公司与Sewbot软件公司签署了一项协议,将在天源新收购的工厂开发一款全自动T恤生产线,该厂位于阿肯色州小石城。
  巴西是另一个在数码印花领域重新出现的国家。由于政治和经济危机,巴西数码纺织市场在2016年和2017年遭受重创。然而,尽管如此,“自2017年8月以来,市场已经开始取得一些进展,”Chaouch Orozco说。2018年将举行政府选举,但随着企业开始恢复活动,预计今年将是巴西市场更好的一年。
  在其他地方,美国仍在稳步增长,尽管设备价格仍旧保持稳定,但Chaouch Orozco表示,在印度,油墨价格的一些波动影响了对数码方面的投资。

  (来源:染整百科)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本网最新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京ICP备14037240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二环朝阳门北大街18号7层 邮编:100027 邮箱:ccta_bgs@126.com
电话:010-85229649 010-85229419 传真:010-85229649 2010 版权所有 ©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