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市场原料 | 统计集群 | 纺纱织造 | 品牌推荐 | 人力资源 | 标准与检测 | 非棉与展览 | 节能环保 | 协会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品牌人才->热点关注
中国外贸大数据:80%属于低端制造

   中国最大规模的贸易洽谈会广交会于11月4日闭幕,其人气及成交状况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未来需求状况……

  参会人数小幅下降,一带一路依旧强劲

  本届境外采购商参会数量与出口成交额均呈现小幅下降态势,采购商报到18.98万人,同比下降1%,来自215个国家和地区。

  与2017年秋交会相比,非洲增长0.17%,亚洲增长0.16%,美洲增长0.08%,欧洲下降0.36%,大洋洲下降0.06%。

  成交额小幅下滑,其中纺织服装下滑明显

  本届广交累计出口成交298.6亿美元,较2017年秋交会下降1%。从总成交额上看,本届秋季广交会好于市场预期,仅出现小幅下滑。

  从历年秋季广交会成交额来看,2011-2015年呈下降趋势,2016-2017年出现增长,说明今年秋季广交会成交额下滑影响因素可能很多,并不仅仅是中美贸易战因素。从分类数据来看,机电商品仍排在成交首位,为161.87亿美元;轻工产品成交72.99亿美元;纺织服装成交15.14亿美元。

  对比近两年秋季几大品种占比来看,纺织服装占比下降0.7%,轻工产品下降1.9%,机电商品上升1.4%。与去年同期对比来看,纺织服装成交额同比下降13%,轻工产品同比下降8.8%,而占比最大的机电商品同比增长1.7%。

  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成交96.3亿美元,增长2.7%,占总成交额的32.3%。而对美出口成交27.9亿美元、同比下降30.3%,降幅较大。

  毋庸置疑,当前中国外贸高质量发展步伐正在加快,但是大量的外贸企业仍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一位连续20年参加广交会的“老广交”直言,中国目前80%仍属于低端制造,尽管国家不断出台政策促进出口,但是在复杂的外贸环境及中美贸易战的夹击之下,中国外贸企业仍然风雨飘摇,在阵痛中转型升级更是一场“血淋淋”洗礼。

  外贸企业自述:活着的艰难

  01工厂成本枷锁从原材料来看——猛烈涨价潮

  原材料价格一路上涨。在2018年秋季广交会的现场,多位展商都提到原材料上涨话题。而就在近期,化纤原料价格暴涨,包括化纤丝、钛白粉,到萤石、氢氟酸等都迎来一波涨价潮。

  从人工成本来看——工厂不可逾越的一道门槛

  导致工厂经营吃力的一个最主要原因在于人工成本的不断上涨。作为20年多年的老广交,李招国告诉记者,1995年,工人一个月仅500人民币,且没有任何附加的医社保福利,而现在人工成本平均已经处于5000人民币这条基准线,还有各项补贴。

  从社保征管制度来看——劳动密集型行业压力山大

  社保转税对于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影响首当其冲。劳动力密集型行业本身劳动力占据的企业成本高,且因为这个行业流动性强,原先工厂的社保覆盖就不规范,一个50人规模或是100人规模的工厂只有很少数员工有缴纳社保,如果社保严格征收,很多小企业或将面临关闭。

  一个工厂约有100多名员工,依照现有工厂缴纳社保的情况,假设缴纳社保的仅有两人,那么社保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之后,也就是工厂需要给所有员工全额缴纳社保,每人平均需多付500人民币,相当于涨薪10%,也意味着工厂成本将上涨10%左右。”

  02中美贸易战的桎梏

  中美贸易战是否如外界所揣测的那般?

  品类不同,中美贸易战所带来的冲击也不尽相同

  据介绍,中美贸易战爆发之后,很明显的一个变化,产品价格提升了,订单量削减了70%、80%。以前的客户一年可以走10个柜,现在才走2个柜。

  有企业家表示表示,现阶段贸易战似乎没能遏制中国出口。关税目前还是10%,明年1月份才实施25%,工厂产品价格也未有提价的迹象,影响还没有特别显现,不过不排除未来涨价的可能。

  “不过贸易战对我们的影响并不是很大,我们最担心的是美国针对中国的反倾销调查,就是针对床垫类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

  从现场反馈情况来看,大部分展商还比较乐观

  在这场贸易战中,美国采购商也表现出不一样的状态。许多采购商提出了让供应商一起Share关税的要求。比如关税提升10%,美国供应商承担5%,中国的供应商承担5%。

  “一般供应商为了维持老客户,5%忍忍还能接受,且在人民币贬值的情况下,以及出口退税补贴部分之后,还是可以负担。”

  03外贸风险:汇率、收款

  汇率过山车式的波动给工厂带来的损失也是巨大的,尤其是中小企业,微薄的利润可能在汇率的频繁变动之下消失殆尽。2017年7月-9月,人民币从6.8上涨至6.45,随后回到6.67,而至2018年1月份,人民币汇率升破6.29关口。人民币的升值,导致出口型企业账面汇损严重。

  直观来看,人民币的贬值增强了出口产品的竞争力,但是除了正在结汇的订单能够躺着赚钱之外,其余的订单并没有办法立刻占得便宜。而部分锁汇的订单,在不受人民币升值影响的同时,也享受不到贬值的好处。当然也不排除部分企业“眼红”获利企业而造成的心理不平衡。还有部分企业因为过去人民币升值,不敢接大单、长单,因此人民币贬值,受益的仅是些小订单,数额并不大。

  04来自海外采购商的“威胁”

  在中美贸易战的阴霾之下,有部分外国采购商抓准供应商急于出单的命脉,乘机提出各种要求。首先体现在付款方式上。据某上市企业透露,过去出口,一般采用TT,客户先付30%的定金,货物到港成交付清余款,但是现在许多采购商提出做OA,通俗一点就是放账,比如供应商发货30天之后再付款。“现在这样的情况增加了很多。”他说。

  一方面是采购商压力大,另一方面当前中美贸易战局势下,不景气。中国外贸企业缺定单,这种情况下,部分采购商浑水摸鱼,压榨中国工厂,一个体现在压价格,一个体现在付款方式。

  05国家打组合拳释放“外贸红利”

  外贸企业的生存难题不容忽视,事实上,今年以来,国家也在不断推行外贸利好政策,首当其冲的就是出口退税率的大规模调整。

  以鞋业为例,过去的出口退税率为15%,现在变更为16%,虽然仅有一个百分点,但是若工厂一年出口2亿-3亿元,那么其利润一年可增加200万-300万元。

  出口退税实际上是国家鼓励出口的一种措施,实际上传统外贸企业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外贸企业就是靠出口退税来盈利,也因此在外贸压力犹存的情况下,出口退税新政的提振效果无疑是奏效的。

  06焦虑中的外贸企业,出路在何方?

  尽管国家政策红利释放,但是外贸企业在重压之下也不同程度的表现出了“焦虑”的状态。人工、厂房、原材料等各方面开支都在涨,只有利润在下降,许多资金实力、人力基础相对薄弱的工厂已经濒临倒闭的临界点。有业内人士直言,如果没有找到新的出路,中国制造的下一波“倒闭潮”或将来临。

  具体而言,当前整个中国产能过剩,工厂总有存货,整个贸易市场呈现僧多肉少的局面。

  价格上的争锋让工厂变得敏感,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部分利益,只为抢占订单。过去工厂要利润达到30%的单子才做,现在利润有10%就接。

  “中国的工厂就是因为太没有‘底线’,为抢占订单,拼命压价格,即便是亏本的单子也接收,而在接手之后,在质量上做手脚。”

  目前中国80%的工厂还是处于低端的代加工、贴牌,技术含量并不高,压价格也成为他们争取订单的唯一筹码,而长此以往,必将中国制造业直接带入深渊。

  传统企业也在不断寻求转型升级,但从当前的结果来看,转型成功者了了,部分外贸企业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触及天花板,甚至失败。

  在与外贸企业交流的过程中,外贸企业规避风险、转型升级的路径主要有以下几点:

  1、部分机械取代人工,降低成本,强调效率

  机械取代人工,一方面是减少企业对劳动力的依赖,另一方面可以提高生产效率,提高产品质量。他指出未来机械化生产一定是一个趋势,这是中国人工成本上涨倒逼中国工厂进行升级。

  2、转移生产线,海外设厂

  海外办厂确实是一个好办法,不过工厂企业还需做充足准备,不仅仅是单纯的资金投入,包括对当地法律、文化、经济水平、管理等都需要做充分的调研。李招国称,虽然有一些工厂搬到东南亚,但是他们并没有赚到钱。

  3、拓宽各种渠道:内销、跨境电商

  转型跨境电商、转战国内市场成为外贸企业降低单纯依赖外贸风险的常见方式。

  很多外贸企业都切实把“出口转内销”提上了战略日程。而之所以转战内销,正是因为看中中国的大市场,以及国内强劲的消费能力。“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渠道和市场的问题,要想进入商场、超市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同时,许多外贸企业做惯大单,货物一出,资金回笼快,而这点是内销无法比拟的。”他说。

  4、打造品牌

  处于微笑曲线底端的代加工始终是低附加值产业,当前的工厂也将品牌化视为重要的发展方向。在2018年秋季广交会上,这样一个数据值得引起注意——品牌展区成交94.5亿美元,占据了总成交额的31.7%。

  “今后外贸企业核心竞争力不能仅仅以低价代工为主,尤其拥有多年代工经验的工厂,应该发力自主品牌,努力创新。”泉州荣豹鞋服有限公司总经理荣豹这样说道。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本网最新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京ICP备14037240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二环朝阳门北大街18号7层 邮编:100027 邮箱:ccta_bgs@126.com
电话:010-85229649 010-85229419 传真:010-85229649 2010 版权所有 ©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