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市场原料 | 统计集群 | 纺纱织造 | 品牌推荐 | 人力资源 | 标准与检测 | 非棉与展览 | 节能环保 | 协会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市场与原料->宏观经济->国内经济
2019年全球市场走势洞察与分析

    2019年3月13日,“2019中国服装经济论坛”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举办,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作《2019年全球市场走势洞察与分析》主题演讲。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工业国,也是世界第一出口大国。整个全球市场的走势对中国产业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

  本世纪初的全球贸易高增长已经过去了,2012年以来,全球贸易正在减速。而且90年代以来,全球经济贸易高增长是不可持续性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考虑不仅仅是当前、今年,而且未来一段时间里面,全球经济将会是一个不太高的增长速度。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该怎样做?

  一、曾经的高增长与2012年以来全球贸易的减速

  从90年代到本世纪前10年,是全球经济贸易增长比较强劲的10年。2002年1月1日起,中国正式成为世贸组织成员方,从这一年到提出“一带一路”的2013年,这段时间里面,是全球经济和贸易都增长比较快的时期,全球货币贸易总出口从64997.86亿美元,上升到189543.45亿美元,增长了192%。这段时间里面,中国出口的增幅是500%以上。在“入世”后,本世纪初的前10年里,每年出口增长率都超过了20%,一半以上的出口年增长率超过了30%,而且有的年份出口年增长率超过了40%,可以说是世界贸易史上的奇观。

  经过这样的高速增长,中国已经在2009年登顶超过德国,跃居世界第一出口大国。在此之前的2008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到2017年,我们的出口占全球出口总额的比重是12.76%,这是什么概念?新中国刚刚建立的时候,我们的出口占全球出口总额的比重是不到1%。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的比例也不到1%。但是2017年,我们是12.76%,已经相当于二战之后和平年代美国综合国力鼎盛时期占的比例,这个比例也等于二战之后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鼎盛时期出口总额占全球出口总量的比重,还要高20%多。

  80年代到90年代,在新兴市场里面,几乎只有东亚一枝独秀。本世纪初的10年,中国增长迅速,所有的发达国家都在快速增长。但是所谓“花无百日红”,全球经济贸易增长从2012年起开始明显减速,2012年,全球货物贸易出口总额同比增幅只有0.86%。2013年,同比增幅是2.47%,2014年的同比增幅只有0.08%,2015年、2016年连续下跌,到了2017年,虽然全球出口总额出现了两位数的增长,但是2017年全球货币贸易出口总额也只有177308.8亿美元,而此前的2011-2014年,每年都在18万亿美元以上的规模。2018年,全球贸易整体的数据,正式统计的数据还没有出来,但是能否突破2014年之前的规模,可能还是要打一个问号。

  二、1990年代以来全球经济贸易高增长内存不可持续性

  90年代以来,全球经济贸易高增长存在内在的不可持续性,有以下一系列原因:

  技术创新停滞。回想一下90年代以来,以IT技术革命为代表的技术革命,对于全球劳动生产力起了带头作用。

  市场经济外围停止扩张。现在市场经济体制已经基本覆盖了全球,已经不可能像90年代那样扩张。

  宽松货币政策走到尽头。从90年代到本世纪初这20年,西方的中央银行总体上面实施了比较宽松的货币政策,宽松货币政策走到尽头。

  西方国家陷入“特里芬两难”。全球贸易高增长是建立在市场高度开放的过程上,特别是美国巨额的贸易赤字,从长期来看不可持续,这样一来,“特里芬两难”最终会成为全球贸易增长的天花板。

  另外,国际规则存在误区。

  三、2019年全球经济主要风险

  首先、美国经济危机阴影有其政局变动掣肘。从整个全球经济增长的情况来看,2012年“次贷危机”之后,全球经济进入了一个长周期当中  减速的阶段。在减速的阶段,不是一年两年就能过去,可能要维持一段时间。在这样一个中长期的减速趋势之下,今年全球经济面临什么样的主要风险呢?首先是美国世界经济第一大国的经济增长情况。从2019年来,美国经济一直处于回升状态。去年美国对我们发动贸易战的时候,是它的峰顶的状态,但是这种状态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估计今年下半年,美国实体经济部门有相当大的风险。早则今年下半年,迟则明年就可能爆发。去年9、10月份美国股市走到历史性高位,到年底这两三个月的时间,跌了20%,已经显示了一个不祥之兆:经济增长减速,可能出现断崖式下行的风险。

  其次、新兴市场风险上升。此前,零利率量化宽松的时候,新兴市场借了太多的债务,债总是要还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些债务是要出问题的。

  第三、中美贸易战和美欧日贸易战的阴影浓重。

  第四、多边贸易体系也陷入乱局,甚至世界贸易组织完全解体,也是可能存在的风险。

  四、立足本土,直面挑战

  中国经济走出了谷底的状态,开始上行。在这种情况下面,我们应该做是什么?

  首先是立足本土,直面挑战。为什么要强调立足本土呢?我们看到一些企业把一部分加工产能搬到一些发展中国家,这样做的时候,一定要考虑综合成本。而且中国跟那些小国不一样,同样规模的投资,在中国不会引起通货膨胀,但是在有些发展中国家可能就是巨大的通货膨胀了。一定要考虑到这种风险。

  其次,要摆脱轻视“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思维误区。要从政府、社会层面摆脱轻视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思维误区,我们中国这么快超过美欧,成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勤奋聪明才智,我们领导得力。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欧洲过分强调产业升级,轻视所谓的传统产业,我们自己不应该犯同样的错误。

  第三,要为外向经济部门创造更合适可持续发展环境。我们现行的货币机制和财税政策,可能会在无性之中对我们外向经济部门的环境产生负面影响,我们需要为外向经济部门创造更合适的可持续发展的环境。

  (来源: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本网最新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京ICP备14037240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二环朝阳门北大街18号7层 邮编:100027 邮箱:ccta_bgs@126.com
电话:010-85229649 010-85229419 传真:010-85229649 2010 版权所有 ©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